徐静波:日本抗击疫情打80分,现在卡在哪里?-疫情-新冠肺炎-日本

徐静波:日本抗击疫情打80分,现在卡在哪里?|疫情|新冠肺炎|日本
原标题:徐静波:日本抗击疫情打80分,现在卡在哪里? 日本的疫情高峰,似乎已经过去。到5月9日为止,日本全国的感染人数从最多时超过千人,到现在回落到114人。尤其是东京都已经连续4天低于40人。 “我们即将走出黑暗的隧道,曙光就在前头!” 这是许多日本人心中产生的念想。 实行“紧急状态”一个月,在不实行大范围停工停产,允许大家有限上班,可以自由外出购物散步的情况下,日本节节攀升的疫情还能够平稳落地,“日本式”抗疫模式,应该可以打80分。 那还有20分去哪里了呢? 是国民对于经济下滑的不满。 最近,与政府捉迷藏最多的店家,最多的是“扒金库”,就是老虎机赌博店。 我以前的文章中已有介绍,日本是一个禁止赌博的国家,唯一允许的,就是老虎机赌博,这是人和机器玩的游戏,基本程序是这样的: 你花钱去买小钢球,然后把钢球一颗一颗地投入机器中,如果小钢球钻进了抽奖孔,那么机器就会自动抽奖,如果出现“777”三个数字,或三个同样的图案,就意味着中奖。奖有大有小,大奖的话,吐出来的小钢球你兜都来不及。一小筐的小钢球可以去换5000日元(约300元人民币),从早到晚一天忙乎下来,输赢最大在5万日元(约3000元人民币)之间。 由于店内的机器噪音超过100分贝,所以,所有的“扒金库”店都是密封的,怕噪音外泄。而在店内,可以边玩边抽烟喝饮料,两台机子是紧挨着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只有30厘米左右,属于典型的“空间密闭、人流密集、亲密接触”的“三密”店铺,最容易发生集休感染。因此,“扒金库”是政府在“紧急状态”实施期间第一类要关停的店铺。 但是,以东京为例,大约有780家“扒金库”,在“紧急状态”刚实施时一度全部停业,但是5月黄金周之后,已经有60家店铺重新开始营业。一大早,在店门口排队的人有几十个。 因为没有法律允许政府强行关店,因此,政府只能上门劝说,和点名批评(公布店名),别无他法。 “扒金库”店为何不听政府的号召暂停营业呢? 这里面,就涉及到经济利益。 因为“扒金库”店的面积,一般都在1000平方米以上,而且又大多数在车站前或商店街附近的闹市区,每月的租金很贵。同时,老虎机也都是租赁的,你不开店,这房租和老虎机的租赁费都是要付的。 那政府不是说,同意给暂停营业的店铺补助和承担部分房租吗? “扒金库”公司的说法是,政府给我们补助200万日元,房租每月最多补助50万日元,但是我们一个月的开支,不算人工费,也要1000万日元,政府给的钱,远远不够我们塞牙缝。我们不开业,就是倒闭。 虽然日本是一个讲究“自律”的社会,但是,总归也有不愿意“自律”的人。 东京都内有这么多“扒金库”顶风开业,因为遇到了千载难逢的商业良机。因为公司准许回家工作(事实就是长期休假),一些人在家闲得发慌,手就开始痒。平时大家都忙于上班,“扒金库”的进店率往往只有30%,现在几乎是100%,每一家店门口,早早就有人排长队。这叫“市场有需求”, 给“扒金库”店带来了赚大钱的好机会。 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政府发给每一位国民10万日元(约6500元人民币)的生活补助金,有的人已经领到了手。面对突然飞来的“横财”,如何令它产生更多的价值?那些不用上交“家库”的人们,就拿着这10万日元直奔“扒金库”。 安倍原希望这10万日元能够让大家买些东西弄点好吃的,结果有些人全部拿去喂了老虎机。 “扒金库”与政府打游击,这是日本抗击疫情与维持经济活动之间的一种博弈,好在大多数“扒金库”店依然在响应政府号召停业关店,尤其是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东京迪斯尼乐园等大型游乐设施已经自主关停2个多月,但是,企业压力越来越大,政府一味强调“关停”,也使得社会矛盾出现激化,因为毕竟政府不可能承担企业所有的经济损失,那么企业就会说:“放我一条生路”。 同样是为了“活”,是生命健康的“活”优先,还是企业经营的“活”优先?每个人站的角度与立场不同,需求也不同。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命自然比钱重要。或许对于有些企业家来说,维持企业生命比维持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这就是目前困扰日本抗击疫情“卡”的地方。 所以,日本现在开始流行的一句话,就是“与病毒共存”。因为要彻底消灭它,全社会投入的成本太大,蒙受的牺牲也太多;另一方面,事实上也是不可能消灭。 如何“共存”?只能推行“新生活模式”。 5月9日,日本全国新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114人,使得日本感染者总数累计达到1.6489万人,死亡637人。但是,可喜的是,治愈出院者总数也已经达到8778人,占到感染者总数的53%。日本的疫情高峰估计已经过去,但是,要恢复正常生活,不是想恢复就可以恢复。 如何在继续维持抗疫态势的情况下,逐步恢复正常的社会经济活动,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最大课题,当然也是世界各国面对的最大课题。 智慧!智慧!需要智慧! 作者系亚洲通讯社社长

施一公委员:成立应急医学研究中心为国家贡献更多力量

施一公委员:成立应急医学研究中心为国家贡献更多力量
全国政协委员、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接受北京日报客户端采访时表示,中国未来的建设和发展一定会更加倚重科技的力量,如何培养富有社会责任感的拔尖创新人才,是自己特别关注的话题。施一公说,疫情期间,国内主要高校和科研院所都第一时间启动基础科研,取得了一系列在国际上令人瞩目的成果。西湖大学作为其中的一分子,在新冠相关的基础研究上也取得了一些突破。如周强实验室在世界范围内率先解析出新冠病毒细胞表面受体ACE2的全长三维结构,以及新冠病毒表面S蛋白受体结合结构域与细胞表面受体ACE2全长蛋白复合物的三维结构;郭天南实验室发现了新冠重症患者的血清中存在多种独特的分子变化,并找到了一系列生物标志物。“我们希望再接再厉,一方面继续投入并推进与疫情相关的科研攻关项目,积极筹划涵盖前沿基础研究和临床应用的创新平台。另一方面,西湖大学也将着眼在更长远的未来提升公共卫生应急水平和能力。”施一公说,西湖大学不久前刚刚成立了应急医学研究中心,今后再出现公共卫生事件的时候,希望西湖大学能够为国家贡献更多力量。

教育部:关于就近入学政策没有改变 将会强力度地往下推进

教育部:关于就近入学政策没有改变 将会强力度地往下推进
央广网北京5月20日消息(记者李欣 郭鹏)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目前,北京市正在进行学龄儿童入学信息采集。今年北京城六区均明确“幼升小”要实施“多校划片”“六年一学位”,但就近入学、学区房价格暴涨等话题引发社会争议。5月19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回应:教育部关于就近入学的政策没有改变,将会强力度地往下推进。同时,针对教师工资问题,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监管等多个热点话题,教育部也均作出了回应。 孩子能上哪个学校,是家长们最关心的事。今年4月30日,北京市西城区发布新规,明确自2020年7月31日后户籍从北京其他区迁入西城区的适龄儿童申请入小学时,将不再对应登记入学划片学校,全部以多校划片方式在学区或相邻学区内入学。 自此,北京城六区均明确了“幼升小”需实施“多校划片”和“六年一学位”政策。但西城区的政策令不少家长抢在7月31日前购买学区房,造成学区房价格暴涨,引发社会争议。对此,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教育部教育督导局局长田祖荫回应,教育部关于就近入学的政策没有改变,将会强力度地往下推进。田祖荫说:“我们现在正在推的学校标准化建设、义务教育基本均衡以及优质均衡,其背后的出发点、最后的目的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如果都均衡、优质了,自然就不择校了,家门口有什么学校就上什么学校。” 田祖荫表示,要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下一阶段就要将“四个更”落地,首先是全面发展的理念更鲜明,要坚持因材施教,为每一名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其次,标准化建设的程度要更高。在补齐短板,解决大校额、大班额问题的基础上,加快提档升级,做到“校校达标”“项项达标”。三是教师队伍更强。努力提升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切实提高教师待遇保障水平,落实好教师和校长交流轮岗制度,确保城镇薄弱学校、农村学校有更多好老师。四是人民群众更满意。“指标合格了,人民群众不满意,这不是真合格。只有指标和人民群众满意度双合格,才是真正的优质均衡。” 其中,“切实提高教师待遇保障水平”也引发教师群体关注。此前,国务院教育督导办已向各省级政府办公厅下发通知,明确2020年要把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作为督导检查的重点,如发现政策落实不到位,将以约谈、问责等多种措施督促整改。田祖荫表示,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水平,必须在今年年底前完成。田祖荫说:“这个事情连发两个通知,发出安民告示,要求今年底以前必须完成这项任务,作为一项硬任务,要求各地开展自查,下半年大概九十月份的时候,我们将组织实地督查。” 疫情期间,上网课成了学生的常态,田祖荫介绍,针对在线教育强制打卡、网上学习负担过重等问题,也通过网络监测、电话问询等方式持续开展了线上督导。田祖荫说:“截至目前,我们共收到来自30个省(区、市)教师、学生及其家长的实名举报信息483条,在线教育强制打卡、网上学习负担过重的102条,占比21.1%。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办学的38条,占比7.9%。” 此外,田祖荫介绍,对各地开学复课情况也进行了跟踪了解,并在北京高三、初三开学的时候,暗访调查了70多所学校,将发现的问题反馈给北京市教委。田祖荫表示,目前在中国教育督导微信公众号开通了网上举报,设立举报电子邮箱,广泛接受涉及教育系统的实名举报信息。他说:“举报信息我们均及时核查处理,并将有关情况反馈给举报者,定期向部内有关司局通报情况,进一步完善有关政策措施。” 教育部:关于就近入学政策没有改变 将会强力度地往下推进 目前,北京市正在进行学龄儿童入学信息采集。今年北京城六区均明确“幼升小”要实施“多校划片”“六年一学位”,但就近入学、学区房价格暴涨等话题引发社会争议。

2020年高考运动训练、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专业招生 文化考试 6月6日7日举行

2020年高考运动训练、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专业招生 文化考试 6月6日7日举行
昨日记者从陕西省教育考试院获悉,2020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运动训练、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专业招生文化考试将于6月6日至7日举行。我省考点设在西安市第七十五中学(西安市未央区纬三十街)。省教育考试院提醒考生,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相关要求,考生考前14天尽量不要离陕,每场考试至少提前50分钟到达考点,持本人准考证、第二代居民身份证、7日有效核酸检测结果、个人健康状况承诺书、居住地“健康码”接受检查和体温测量,合格者方可进入考点,异常情况者听从考点安排。考生进入考场时须将手机关掉闹钟、关机后交监考员存放。考生须佩戴口罩,身份验证时应摘下口罩。开考15分钟后,禁止迟到考生入场。考生交卷出场时间不得早于该科考试结束前30分钟。进入考场,只准携带2B铅笔、黑色墨水签字笔、直尺、圆规、三角板、无封套橡皮、透明笔袋等文具。严禁携带手机、无线电发射和接收设备、电子存储记忆录放设备、手表、涂改液、修正带、助听器、文具盒和其他非考试用品进入考场。对试卷分发错误及试题字迹不清等问题,可举手询问,但不得向监考员询问涉及试题内容的问题。对考试违规者按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处理。(记者 任娜)

固体饮料当奶粉出售!“新大头娃娃”事件中,谁在赚昧良心钱?

固体饮料当奶粉出售!“新大头娃娃”事件中,谁在赚昧良心钱?
近日,湖南出现 新大头娃娃 事件的新闻引起舆论热议。有媒体报道称,湖南省永兴县一家母婴店的导购员将一款名为 倍氨敏 的固体饮料当成奶粉向家长推销,致使婴幼儿服用后出现营养不良等症状。根据当地通报,有关事件的调查正在进行。 一些婴幼儿由于体质特殊,对牛奶容易过敏,需要服用特殊医用配方奶粉。个别专业人员竟利用孩子家长的信任,借机推销其他不符合标准商品。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袁小露认为,经销商以固体饮料充当 婴幼儿配方奶粉 进行销售,属虚假宣传,涉嫌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实际上,仅在湖南,这样的现象已被披露了不止一次: 2018年10月,未满一岁的患儿李某某因腹泻在郴州市某医院就诊,经检测被认定为重度牛奶过敏。医生陈某某推荐某款氨基酸配方粉,并开具处方。此后,患儿家长在这家医院的便民药房等地购买这款配方粉,直至去年9月得知这款配方粉因故被厂家召回。患儿家长查询发现,这款所谓的配方粉实际上是固体饮料。 2019年,长沙市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在调查一款 配方粉 涉嫌造假案件时发现,所谓的 适度水解蛋白配方粉 实际上是复合型固体饮料,企业在市场营销时使用误导性字眼,宣称其采用特殊配方,具有特殊医学作用,使消费者误以为是奶粉。 新大头娃娃事件 何以发生?固体饮料是如何被消费者当作 配方奶粉 购买的?追溯以上案件调查结果可见,在针对牛奶过敏儿童的商品生产销售链条上,出问题的环节或为生产环节存在 打擦边球 行为,或为销售环节存在滥用专业身份误导消费者行为。而每一次事件查处、公布的背后,都隐含着难以计数的家庭对婴幼儿健康的无尽担忧。从家长联名反映的 舒儿呔 ,到目前正在调查的 倍氨敏 ,消费者抱团网络维权即便能讨来说法,却难以保证讨回婴儿健康。 奶粉安全关乎儿童身体健康。固体饮料当成奶粉推销,暴露出一些商家和从业者职业道德的缺失,也暴露出有效的市场监管的缺失。当 新大头娃娃 事件再次敲响警钟,谁来保障牛奶过敏婴幼儿最起码的食品安全?法律界人士呼吁,当务之急是规范婴幼儿食品、保健品市场,建立责权分明的市场监督管理体制,加大对涉嫌虚假宣传和欺骗消费者行为的惩戒力度,以管用的制度,杜绝固体饮料当作奶粉推销的恶性食品安全事件重复上演。(帅才)

“为维护世界公共卫生安全贡献力量”

“为维护世界公共卫生安全贡献力量”
“为维护世界公共卫生安全贡献力量”  “在意大利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时,中国及时提供援助,缓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展现出意大利与中国之间的深厚友谊。”意大利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委员埃米利奥·卡莱里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卡莱里看来,中国向意大利等国援助抗疫物资、派遣医疗专家、分享抗疫经验,展现出的互助精神令人感动。意中合作领域广阔,不仅惠及经济,也使两国在应对疫情时能够彼此支持。“意中两国将继续增进团结,深化双边多领域合作,为维护世界公共卫生安全贡献力量。”  卡莱里表示,此时此刻,所有国家的命运都紧密相连。面对疫情挑战,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在全球范围内采取协调措施,向有需要的国家施以援手,帮助他们尽快走出困境。中国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积极开展抗疫国际合作,为打赢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9年,意中两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卡莱里认为,意大利为欧盟及其成员国在参与共建“一带一路”方面作了很好的尝试。共建“一带一路”不仅惠及沿线国家和地区,而且推动全球贸易和互联互通。希望其他欧洲国家能更加积极地参与其中。欧中全方位合作是彼此需要,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  (本报罗马5月10日电)